当前位置: 警察风采 -> 警察风采

我对老谷印象的那些事儿

时间:2018-03-29   来源:本网站   访问量:6833

 




走廊上站满了人,参赛的同志们来回踱着步,低声的念叨着,赛前紧张的气氛在这九楼通道四周满溢,我不忍心打扰他们,正准备快速闪过,眼角不经意印入一个熟悉身影。咦,这不是老谷吗,我下意识地喊了一句,“哦,是你啊,你也来了,你怎么不参加啊!”,老谷有些惊奇地打量着我,像是多年没见面的老友,“你看看你,年纪轻轻都不参加这个比赛……”老谷语气里有着几分批评的意味,我用手指着两鬓冒出的斑白头发,摇头苦笑正欲回应,“哎哟,我都50多岁了都不说老……”,我立刻被怼得无言以对,确实在他面前我再多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。此时听到老谷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:“没想到自己还进入决赛,……下次啊,还是让那些年轻人多锻炼锻炼……”

老谷,全名古岳云,六十年代初期出生。以50多岁的年龄进入了监狱“特殊园丁”技能竞赛的决赛,在外人看来颇有些意外,可我却一点也不觉得,因为在工作上有过几次交集,他在教育改造工作方面的功力和积淀我是很清楚的。

大约在十年前了,我还是教育科的干事,老谷在金谷坪关押点担任教育干事,工作的往来颇多。虽然作为监狱年纪较长的大队干事,可他工作上非常勤快,经常来科室送材料,反映教育工作情况,碎叨地讲着对教育工作的认识。那几年,虽然监狱硬件条件非常简陋,但教育线的同志们热情高涨,金谷平关押点一直是教育活动的火热阵地,各项教育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。记得一年一度的育新杯篮球赛更是各方厮杀的角力场,那时候阿毛、庆估、老谷三大教育干事把持教育活动的各方格局,留下了许多精彩的回忆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:工作非常上心,毫无怨言全力以赴。

我对老谷印象深刻,先是起源于他的着装。老谷个头瘦弱,外套的尺码没有合适他的尺寸,偏大,两只手从袖筒中伸出,手自然垂直时就显得不协调了;加之他脸颊的胡须刮得不勤,沧桑感更加显现。如果在外面穿着便服,你绝对不会想到他是一名警察,你会猜测他是,嗯——一名古代的穷秀才。

说穷就不实了,但讲秀才是对的。老谷在调入我们监狱之前是外单位的一名老师,至于何故调来没做考究,但起码也算是科班出身,毕竟我们也算是老师,高墙内特殊的园丁啊!或许就是因为有过教师的经历,他在教育罪犯的工作中难免有些书生气,一个道理一定要让这群冥顽不化的学生弄懂,不厌其烦地说教是他的一个特点,我下队的时候经常能看见他找犯人谈话,从我进入监仓开始,几个小时后准备离开,看见他还在原地找犯人谈着。

“噢,这样的啊。”这是老谷跟人谈话的口头禅,说完用思绪的目光注视你,片刻停顿后再继续他的话题,那种神情,配合他的着装,有时候会让我忍俊不禁,脑子里一直在勾画一个和他匹配的人物肖像,一个经典的角色——孔乙己。

当然,他没有孔乙己的颓废,但有一点相通,一种对教育工作的“迂”,不是为了纠缠茴香豆的茴有几种写法,而是对教育工作理念或者方式的较真,“噢,这样的啊。”对不同观点的争论是他热衷并且擅长的。

……,思绪回到了会议室,轮到老谷上台了。

他的出场有些拘促,敬礼的时候,偏大的外套扯起;制作的ppt估计是请别人弄的,操作的时候两次回望大屏幕……我为他的开局捏了一把汗。

果然,他说的内容有些和PPT不吻合,我心想:糟了。时间在一分分流逝,我急的都不敢再抬头看他,心里在叹息,应该说你擅长的啊。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峰回路转,老谷在说到入监教育环节时人一下子精神了,紧张的话语捋顺了,他语调提高,娓娓道来。至今我还记得他在台上说过的金句:入监教育是服刑改造第一课,要从思想源头让服刑人员认识到所犯下罪行的危害性,……要让罪犯真正接受法律的宣判,服判才能服教。……

这些出口成章的话语是老谷在入监监区耕耘多年历练后的本能反应。在广北的时候,我有幸和他在入监监区并肩战斗过大半年。在那个人心思动,浮躁观望的特殊时期,老谷显得有些不入流,开展集体教育授课是入监监区的重头戏,和一些人放光盘上教育课不同,老谷几乎每次都是自己亲自上课,正儿八经地上课,像他当年在学校向学生授课的情形,毫不含糊、毫不懈怠。

他对工作的热爱,对工作的全情投入让我印象深刻。记得当时和老黄琢磨着“留下一点记忆”,我们商量着拍一部微电影,其中就有跟罪犯上课的镜头。老谷同志听到后非常热心,放弃休息回监区参与进来,他驾轻就熟的上着课。“行不行?”拍完后老谷会急切地询问,“噢,这样的啊。那再来一遍吧”,稍微说一点不满意,他会立刻又上台,很认真的再重复一遍。弄得一旁的我心里颇有几分尴尬,因为这个的镜头只需要几秒钟,而且是全景展示,授课的人可以忽略,可老谷毫不在意,主动要求一遍遍重试,这种追求完美的敬业态度让我由衷钦佩,……如今微电影《新生》还珍藏在电脑里,每每拿出来欣赏时,那段如歌的岁月映入眼帘,那份炽热的情怀在心中久久激荡。

决赛结束后,老谷被评为监狱“特殊园丁”优秀教育能手,作为一名50多岁的管教员,没有推诿积极参与,不言老不服输,精进前行,让我等慵懒后生汗颜,老谷获奖真是实归名至。

套用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”来评价似乎有点矫情,但让我由衷钦佩的还不仅仅是他老当益壮的工作热情。之前的一个插曲让我再添敬意,那时候老谷已经在严管集训队工作,我们监区有一名集训人员,违纪抗改十分顽固。一日下午大约5点来钟,一个瘦弱身影闪进了监区分控室。

是老谷进来了,他来询问那名集训人员在监区的改造情况。而我忙着清点人数,带车、带师傅没时间招呼,便随口要他等等。说实在的,我心里当时就嘀咕,甚至笑他的“迂”,对这种临时“代管”的服刑人员还这么认真地到原监区深入了解情况,还真是头一回遇到。等忙到差不多6点来钟,回来一看,哇,老谷还在,还在监控室耐心的等着。

那天我们聊了许久,老谷给我留下的清晰印象是他谈到教育改造罪犯时的眼神,那是一种对专注事物时的明亮,兴奋和执着,那是一种对事业热爱的温暖又真诚的流露。

有时候,我在想,囿于高墙内的方寸天地,有的人常常叹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在面对工作时目光游离,心猿意马,没有定下心把这份工作当作一辈子经营的事业。这里让我想起一句话:生活美不美,在于你有没有一双发现精彩的眼睛;生活苦不苦,在于你有没有一个宽容博大的胸怀。像老谷这样时刻着惦记本职,历经几十年枯燥工作不改初心的同志,真的值得褒奖。

几天前下班又碰到老谷,“哎呀,现在的犯人啊,难管。”老谷两句话不离本行,我打趣他现在还有没有当年下班后走罗家渡的习惯,“哦,这样的啊,唉,现在找不到那么好的地方啦,”分开时,老谷瘦弱的身形在夕阳的余晖里愈行愈大……

(十监区 刘继耀)





版权所有:从化监狱 Copyright2015,All Rights Reserved 网站标识码:4400000034   网站总访问量:11525400
技术支持:佛山市国迈科技有限公司 0757(020)-8112 6612  备案编号:粤ICP备05070829
网站地图

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43号